您当前的位置 : 漳州新闻网  >  网投

行走古城 听石牌坊上的漳州故事

您当前的位置 : 网投  2019-03-26 08:05  来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编辑:赵露佳 黄远林   
字体:【

  矗立在古街区中的尚书探花坊很是醒目


  三世宰贰坊古拙大气


  德配天地坊和道冠古今坊分立文庙大门两侧

  核心提示

  书籍是抽象的历史,建筑则是具象的化石。行走在漳州市区老街巷,除了可以品尝到古早美味,还可以观赏到镌刻悠悠历史的石牌坊。

  牌坊是用来表彰忠孝节义人物的建筑物。从春秋中叶的衡门开始,牌坊经历了千年的发展历程,到民国时期逐渐衰落。漳州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1300多年时光里,出了不少名人、志士,市区古街巷里好几座石牌坊,就是用来纪念他们的事迹和功德。

  闲暇时光,到古街巷游览、探访这些“无声的历史书”,听听它们的故事,定会被先人的精神所温暖、所感动。

  文牌坊:尚书探花坊和三世宰贰坊

  从芗城区漳州古城香港路的红骑楼街道望去,可见街头横跨着一座高大的尚书探花坊。尚书探花坊建于明万历三十三年(公元1605年),为林士章立。坊宽8米、高11米,为十二柱三间五楼。匾额两面分别刻着“尚书”和“探花”,明间主楼楼檐下、平板枋上嵌立一块透雕双龙“圣旨”竖匾。最有趣的是,这座牌坊有精致的镂空石雕,雕的是“官宦出行图”,巧夺天工的闽南石雕技术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官宦出行图中的人物栩栩如生,形象生动丰富。

  明嘉靖年间,林士章在殿试中考中第三名(探花),他心胸宽阔、乐于助人、富有才学,后官至南京礼部尚书、国史副总裁,深得明神宗赏识和信任,故特赐建牌坊一座,以夸耀其才德。林士章是漳州历史上第一位官至尚书的人,也是漳州人在明朝唯一任过国子监祭酒和唯一获得皇帝赐予御书的人。他治学严谨、为官清廉的作风为世人传颂。

  尚书探花坊附近20多米处就是三世宰贰坊了。这座牌坊建于明万历四十七年(公元1619年),为南京吏部右侍郎蒋孟育及其父蒋玉山、祖父蒋相而立。石坊宽8.09米,高11米,匾额两面分别刻“三世宰贰”和“两京敭历”。虽然不及尚书探花坊那样雕琢精巧,有些构件有残缺修补,但它的大小规制也能和尚书探花坊相媲美。此坊以圆雕四力士置正楼顶部四角支撑坊顶。力士造像古拙中透秀气,严谨里露诙谐。

  蒋孟育,万历年间进士,曾在漳州结“玄云诗社”,与张燮、郑怀魁等漳州才子合称“七子”。为褒奖祖孙三代位居高官的荣耀,明神宗赐建了“三世宰贰坊”。“三世宰贰”是说祖孙三代中有两人官居宰相级高位;“两京敭历”是说两位坊主在明朝的北京、南京两座京都居官经历多、时间长。

  武牌坊:勇壮简易坊和闽越雄声坊

  有“文牌坊”必有“武牌坊”。巧的是,这两座文牌坊集中一处,另两座武牌坊也集中一处,就在芗城区的岳口街。

  勇壮简易坊建于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清圣祖赐蓝理立。蓝理(1649~1720年),字义甫,号义山,漳浦人,曾任天津等处总兵、福建提督、左都督,挂镇朔将军印。在清初统一台湾的行动中,他战功显著,曾于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在澎湖拖肠血战,救施琅出重围。清圣祖曾令蓝理解衣而亲抚其瘢,并于康熙四十二、四十五年(1703、1706年)先后御书两匾赐之。有了康熙皇帝亲笔御书,这座牌坊的规格便上升到了无以复加的地位。

  相比文牌坊,勇壮简易坊镂空雕饰更多,看上去更加精美绝伦。牌坊上有康熙所赐御书“勇壮简易”和“所向无前”正匾。除去文字,雕刻的人物、花鸟、物件都活灵活现,仿佛在讲述那个时代的风土人情。有趣的是,勇壮简易坊上还有洋人的雕塑形象。原来,自明中叶以来,漳州海外贸易日益频繁,洋人到漳州活动已不稀奇,但把洋人形象搬上牌坊,尚属仅见,是明清时期漳州“海上丝绸之路”通达四方的见证。

  为什么这座武牌坊选择立在岳口街?有个坊间传说,颇为有趣。年轻时蓝理无家可依,流落到岳口街的姑母家。姑母一家也不宽裕,但还是留下他,供吃供住。蓝理身强力壮,饭量很大,一顿常常能吃下姑母全家两三日的口粮。蓝理感愧,向姑母要了一床棉被,搬去浦头大庙住,帮工打杂为生。后来投军建功,功名卓著,把牌坊立在岳口街来感念姑妈收留、赠被的情谊。

  闽越雄声坊在勇壮简易坊东北150多米处,建于清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清圣祖赐许凤立。许凤,海澄人,与蓝理同为清初平台名将,曾任总镇福建全漳总兵官、荣禄大夫、左都督。坊坐东北向西南,宽11.2米、高12米。匾额两面分镌“闽越雄声” “楚滇伟绩”。收复台湾后,许凤调任其他省份任职,从此再无音讯。

  文庙坊:德配天地坊和道冠古今坊

  漳州古城还有两个牌坊——德配天地坊和道冠古今坊,矗立在漳州文庙大门两侧。他们是古文庙的配套建筑,一般而言,传统的文庙前有月池,中有学巷,文庙门东西两侧总会配建两座牌坊。两座牌坊匾额题字一般就是“道冠古今”与“德配天地”,用于盛赞孔子的学说、思想与品德。不例外的,漳州文庙也是这样的设计。这两座牌坊疑为清朝末年或民国时期重修的,其始建年代不详。

  其实,漳州市区还有不少石牌坊,有些保存得并不那么完好,不仔细观察有时候还发现不了。比如位于漳州市区古城台湾路、建于明万历年间的六代承恩坊,已在民国时期拆毁,只剩下两根高大厚重的石柱;六代承恩坊附近还有差不多同时期树立的五星聚奎坊,现在变成杂货小店的门柱;树立于正德年间的正德石坊,现在变成了岳口小学的大门……

  穿过石牌坊的门楼,仿佛穿过了时空的大门,让人看到了先贤精彩的过往。不论牌坊残缺与否,不论我们忘记与否,它们所代表的人和事都曾在漳州城闪耀辉煌,也鼓舞着后人向圣贤的品德、智慧、胸怀和情怀学习。■本报记者 张晗 文/图